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说病沟通 > 文章 当前位置: 说病沟通 > 文章

王善人讲病的因缘与治病的妙药

时间:2020-10-09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 

    ○种瓜的老叟,看瓜的好坏,不必用手弹,也不必用鼻子闻,只凭眼力看就知道,看人也是一样。有个老太太,自从过门就挨男人骂,一直到老。她问我她为什么挨骂呢?我说:“只看你那副阴沉沉的脸,就该挨骂,你以后纺线,或是做针钱活计时,常用小镜子自己照照,看有没有笑容?若是有了笑容,就不挨骂啦。”她照我说的去做了,她的男人不但不再骂她,反而对她非常好了。
    ○有个乔老太太有病,请我去讲病。我叫她找做老太太的道,能找着就好了。她就每天呼唤说:真老太太呢?几天后,多年的病,一下就好了。
    ○有位向太太雇了个男僮,她天天看他不对,日久向老太太病了,请我去讲病。我说:这孩子是个孝子,十四五岁,就能赚钱,奉养父母。你不但不爱他,反而烦他,你儿子二十多岁,不好好念书,不好好做事,每年花你许多钱,你还是爱他,你的心也太偏啦!男僮在外屋,听我这样说,进来给我磕头,然后又出外屋听着。向老太太沉思了一会儿说:他真是个孝子,小僮又进来给她磕头。向老太太的病,立时就好了。
    ○有个妇人患痨病,请我去讲病,我到她家,见她支使儿女,都不听话,我就知道他男人是三纲不振。我把她儿女不听话的原因一说,正中她的病根,病人就说起她丈夫的不对来。我听了很久,才告辞。走到外边,告诉她男人,你回去对病人说,王先生说你说的太对了!千万不能说她不对,她一定还往下说,说完病就好啦!几天后,我又到她家,说你把别人的过错都说完了,你自己还有过呢?她就说起自己的过错,说完病真就好了。
    ○有位廉张氏,结婚一个月后,男人远走他乡。廉张氏就在娘家久住,不回婆家去了。他的弟弟病了,请我去讲病。我问明白她家的情形,说:“你弟弟的病,是从你身上起的,可是病根还在你妈身上。你是媳妇本分,虽然男人不在家,也应该时常回家探望婆母。能这样做,你弟弟的病就好了。我听算命的说:阴降阳伤,阳降阴伤,阴阳俱降,男女齐伤。你是张家的长女,永不回婆家,这叫阴降,长男又哪能不伤呢?再说,你婆母领着几个女孩子,在家度日,心里能不难过吗?媳妇应该和婆母同患难,才算合理。你回家事奉婆母,你父母时常探望,表示亲戚的感情,才合理。”说到这里,她们母女痛哭起来。我见她们受感动了,又向她妈说:“你知道你儿子的病因吗?”答说:“不知道。”我说:“你从前一定说过,给你女儿另找人家的话吧?”答说:“说过。”我说:“那就是你儿子得病的日子。你若能改悔,不但你儿子的病能好,你女婿不出百天,也能回来。”说到这里,母女同到灶君前,焚香悔过。没到一个月,她女婿果然回来,儿子的病也好了。这件事,因我对于阴阳消长,动静变化都清楚,所以才敢说,所以才应验。
    ○我内弟的妻子有病很重,别人都说很危险,我知道她是不满意她婆母和丈夫,才有的病。我去劝她说:婆母和丈夫都是你的天,你不满意他们,就是伤了天。你要知道,婆母好管闲事,是盼望你们好,怎可烦厌呢?说到这里,她点点头。我知道她的意回来了,可是知道她还不能好。我劝我内弟说:她的意回来了,心还没回来。她的心在谭喇嘛(会治病)身上,你把他接来,不吃药也能好。他照我说的去办了,果然好了。可见了去心念,正是治病的妙药呢。
    ○我有个族弟,没有几个钱,娶了个女人,他心里很乐,弟妇本来有眼病,自从过门,因为顺心,眼病也好了,我的儿媳本来没有眼病,后来反倒双目失明,这个分别,就在知足不知足上。
    ○心里寻思别人不对是心病,性里常发脾气是性里病,心病必引起性里病,性里病必引起身病。能反过来病就好了。
    ○据我讲病的经验,在家得的病,非出外不能好。在外得的病,非回家好不了。因为病在心里,心事不了病是不能好的。
    ○有病是苦的,你若是故意地乐,时间久了,真乐就能生出来,阴气象一股烟似的飞了出去,百病全消。俗语说:“神出鬼没”,乐就是神,阴气就是鬼,神出鬼自然就逃跑啦!
    ○有病死的人都是有罪的,到了先天世界,人都是乐哈哈地死,所以用不着哭。
 
    ○长疮疾
    
王善人说过:
  我因为愤世嫉俗,所以一面做活,一面生气。更恨耍钱的风俗太坏,人们千辛万苦地一年忙到头,好不容易盼到秋天,把粮食收到家里,又过得什么年?每逢过年人们就耍钱,把人都玩坏了!我因为常生气,自从二十四岁那年,在肚皮上就起了一个包,起初只肿着,日久变成了疮,出头流脓。头几年用宽带子把腰紧上,压在疮口,还能照常做活。长了五六年,也没请医生调治,到了二十九岁这年秋天,修理犁杖震着了,腹部的疮肿得像水瓢,疼痛难忍。
  听说有位谭喇嘛,以往也长过疮痨,是去北京治好的。谭喇嘛不但把自己的病治好了,还学会了治法,成了有名的外科先生。就雇了一辆小车子,把谭喇嘛请来。他一下车就说:“喂呀!这么三间小破房,怎请得起佛喇嘛来看病呢?”把他请进屋里,吃完了饭。他叫我把带子解开,看了看疮便说:“你这么穷,这病你治不起,药太贵了。你想吃什么就吃点,等着死吧!”我就大声说:“你老不给我治,我也死不了。”谭喇嘛问:“为什么呢?”我说:“我上有两辈老人,还得我养活!就是我没福,老人哪能都没福呢?”他一听便说:“哎呀!你还是个孝子啊!这么说有你的命在啊!有你的命在啊!”谭喇嘛临走时,没给留药。我女人白守坤跪着恳求,才给留下三包药粉说:只能保住命就是了,终究是个残废人了。
  我自从用过他的药,疮口虽然没封好,可是能起来行动,照料家里的事务了。以后还是应着节气出脓,不能做费力的活。
  
○讲奇病
  
    团山子南屯李家,是我表兄弟的同族,他的女人(妻)得了邪病,有一年多了。平常不能起炕,犯邪病时,缩成一个团,屎尿都拉在炕上,一边吃屎一边往身上滚,别的人都没法住在那个屋里。跳大神的(巫)也都治不了她。她十四岁的女儿像傻子似的,看到牲口的干粪,就拾起来吃。她们家里的人,空着急,没有办法。正月里我到病人的家,在西屋里宣讲善书。病人犯邪气,在东屋里大声说:“谁在这里吵闹?我不爱听,快给我走开!”我知道她是邪不侵正,受不了这正气,我就说:“我是讲善事,劝人做好事的,你怎不愿意听呢?”一边说着,一边走到东屋和她理论。邪气百般支吾,说他自己是大仙。我说:“你既是大仙,就不该害的人家老少不安,你这不是造罪么?”她始终不服气。我看她的形状说:“莫非你前生是个看牢狱的,冤屈死了人,若不怎的现这种形状呢?”她听了大笑,不肯答言。我和她谈论了两天,她始终不肯走。
  这晚上我作了个梦,梦见个刺猬蹲在灶王爷板上,醒后心里很不痛快。早饭后到病人屋里,和她家里的人讲梦里的情景。想不到病人忽的大声说:“那就是我。”我说:“既是你,你就得走!不能叫你再害人。你既成仙得道,理应助人为善,好修个善果,为什么要做恶害人呢?”邪气说:“你不知道,她们母女俩种地时,把我的子子孙孙全祸害死了,我才来糟踏她们,以解我心头之恨。”我说:“冤仇宜解不宜结,修道最要紧的是去掉瞋恨心,佛被歌利王割截肢体,也没起瞋恨心,才成的佛。你虽有道行,可还没脱离畜道,再起仇恨心,不怕坠落地狱么?我劝你回山,好好清心养性,把仇恨心去净了,就能脱生为人。再知尽孝尽悌,便能成正果,有多么好呢?”
  她答应了走,央求我送她,我也答应了。我又问他说:“人是三界生的,你们是两界生的,你怎能迷人呢?”她说:“人心若是正,我们不敢靠近。人虽是三界生的,遇事常耍脾气,性灵就迷了,这是失去了一界。再常动私心,又失去了一界。只剩下身界,我们才敢欺侮他。”我又问:“你怎么会讲话呢?”他说:“必须借人的阳气,趁人睡着时,偷偷对人嘴换气,再吃了‘天河水’才会说人话。”我问:“什么是天河水呢?”她说:“就是人嘴里流出来的哈拉子(口涎)。”她说完了,我说:“你走吧!”她们母女二人就全好了。
  由这桩事,我才知道,人读圣贤书,不做圣贤事,就是吸不着阳气。世人全做圣人所不满意的事,所以没吃着圣人的“天河水”。我把世道人情看透了,叫人用志当人,这是我得着了“天河水”。有人说胡黄白柳会迷人。我说:“岂只胡黄白柳会迷人,世上是个万迷阵,没有一样不是迷。所以我才讲志,为的叫人不迷。”

○伦理疗病
  
    我听王善人这样说过:
  
    有一天,又领俩位善友到下坎子村老廉家,宣讲善书。老廉家是我兄弟媳妇的娘家。大家起哄,硬说我会讲病。离下坎子三里路的高家杖子村老赵家来人请我去讲病,当时我说不会,可是人家都不信,作揖磕头地非请我去不可,逼得我满头是汗,看情形不去还真不中。我把心一横就去了。到了病人家中一看,原来是一个老太太,领着一个又愚又笨的孙子,和一个极其聪明的孙媳妇,三口人过日子。这个媳妇,二十多岁,因为厌恶他男人无能,得了大肚子病(气鼓),已经半年了,怎么也治不好,只有等死了。她奶奶喂她吃喝,她还嫌不中用,急头摆脑的。我一看就知道她的病是从气上得的。
  我问她:“你是愿意活,还是愿意死呢?”她说:“人都求生不得,哪有愿意死的呢?不过我的病太重了,恐怕活不了啦。”我说:“你若是信我的话,准能有命,若是不信,过不去三四天,就要死了。你看肚子鼓得有半人高了,你到底是愿意怎的呢?”她说:“我真信,你老怎说,我就怎做。”我说:“你要翻出良心来,病就会见好。”她问:“得怎样翻呢?”我说:“你是年轻人,卧床不起,已经半年多了,你奶奶偌大的年纪,天天不眠不休地给你煎汤熬药,接屎送尿。你不但不知感恩,反而急头摆脑地生气,哪能不生灾长病呢?我看你大概自从过门那天起,就嫌家穷,又讨厌男人愚笨,天天不乐,心里烦闷,这种怨恨还说不出口,日久天长,才作的这病。你违背了天理,丧尽了良心。你若是真想好病,我告诉你一个方法,你只要照法实行,就能好病。第一、你奶奶再服侍你的时候,你要从心里感恩,还要说我有罪了,累了奶奶的心,真亏孝道啊。每次服侍你,都要这么说。第二、有空时,你要向你奶奶追问,你爷爷怎样过家,你奶奶多大岁数过的门,什么时候生的你公公?多大岁数娶的你婆婆?公婆是什么时候死的?当时你男人多大?你奶奶是怎样把你男人扶养大的?你男人娶你时,你奶奶怎样设法办的喜事?有空就问,你这样问常了,才会知道你奶奶一生的千辛万苦。不用想你自己的病,问来问去,能把你的私心问没了,良心就翻出来了。只要能诚心诚意,照着我的话去做,就能好病。不用想别的法子,也不用请先生吃药。”
  病人说:“我已经是死定的人了,幸得你老指给我这条明路,我若再不照着做,就誓不为人了!”我走后,她真照我的话实行了。三天后已能起炕,七天后就能下地行走,十天后已经能自己走回娘家去了。
   
    ○讲病齐家
  
    我听王善人这样说过:
  
    宣讲堂的主讲邢九先生害病,叫他儿子到宣讲堂来求神给他药方。神坛降谕,派我去给他讲病。在路上,邢公子问我,我说我是个庄稼人,没念过书,并不会治病。他说:“我父亲是秀才,你没学过医,拿什么给我父亲治病呢?”我说:“是神派我来的,你若是不信神的话,我就回去好了。”他说:“我父亲最信神,你既是神派来的,我怎敢让你回去呢?”我说:“那么我也只得前往,至于怎样治病,我也不知道。”
  赶到老邢家,天也黑了,吃完晚饭就去看病人。邢九先生说:“你是奉神命而来,必有神术,就请你用神术,给我治病吧,我是诚信无疑,等到我病好了,再回宣讲堂去,我一定多做善事。”我说:“天太晚了,等明天再说吧!”第二天早晨,早饭以后,又和邢九先生见面。我忽然想起书上的四不正来,便对他说:“你是读书人,书不就能治病么?”邢九先生说:“医书是能治病,可惜我没学过。”我说:“我听说书上有四不正,不知是什么书上说的?”邢九先生也楞住了。我说:“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,有所......则不得其正。我只听人说过,不知道究竟是那本书上说的?”邢九先生说:“这是《大学》上说的。”我说:“能不能讲解讲解给我听听?”邢九先生就按字逐句地解释一遍。我说:“先生正是犯了这四不正的病了。我看你家男女老少,不论是谁,你都嫌恶、生气,这不是有所忿愤么?你又怕儿子们不会过日子,读书不能成名,这不是有所恐惧么?你既有财产,又有功名,就该知足常乐,多做善事,听其自然。你偏又有求神祈福的心,这不是有所好乐么?你又怕神把你逐出门墙之外,神本聪明正直,哪能像人似的有嫉妒心呢?这不是有所忧患么?一不正就能生病,何况你四不正都犯了呢?”
  我说完,邢九先生磕头说:“我真是枉读诗书,先生真是神人啊!从今以后我要把四不正,一笔抹杀,决不敢再犯了。”我说:“既这样,你赶快向祖宗神位叩头悔过,病就好了。”邢九先生就叫家人把他扶起来,到神位前叩头悔过,磕了很多头,汗流浃背,他的病就好了。

    ○给姑母讲病
  
    王善人说过:
  
    我姑姑有心口疼的病,我去劝过她两三次,她都不肯听我的话。我想姑姑是我爷爷的心尖(极关心的人),我若不把她的病给讲好,怎能算是孝祖呢?想来想去,想出一个道眼(办法)来。我就从反面劝她,我说:“咱们老王家的姑奶奶倔强的罪大,你手巧,我姑父花一石高粱,买一双鞋面,你把鞋绣上花朵,穿这鞋的人,头上脚下全得换新的,这样人还能背粪筐拉粪吗?他在世上不做活光吃饭,累世界一辈子,不是你的罪吗?我一来你就说想我,这是假话。”姑母说:“是真的。”我说:“我借你衣物当号的时候,我家很穷,你立逼叫我去抽号,我顶着大北风上锦州去抽号,到如今还落下腿疼的病呢!”说到这里,姑母悔得哭啦!我也不劝她,是让她把阴气放出去。接着我说:“那时你是耍刚强,以为当后妈的刚过门,要把你做的新衣服给儿子们穿上,儿子能说你好。可是衣服叫我当了,你就着急,才逼我赎号。现在我知道你想我,我也想你,但是你不信我。”姑母说:“信你”。我说:“你最信你大儿媳妇,她一出声,你就说:听着,听着!她骂谁呢?正正是骂你!你若是真信我的话,你儿媳妇若是再骂你,你若能乐哈哈的受了,不用几次你的病就会搬到表嫂身上去,她一定得大肚子病。”我姑姑这次可真照着我说的话去做了。
  过了两个月,我又到我姑姑家里去,她的病真好了。不一会儿,我表嫂叫她女儿来请我到东屋去。我到表嫂的屋里,表侄女问我:“叔!你看我妈有病没有?”我说:“没有。”她连问了好几次,我才说:“你妈是得了大肚子病!”表嫂吃惊说:“哎呀!你真是活神仙!那得怎么治呢?”我说:“住在西屋的那位老太太,能治你的病。”吃了饭,我又回到我姑姑的屋里去。我姑姑和她的儿媳妇,虽是东西屋住着,可是因为婆媳不合,向来不说话。所以她儿媳妇害了大肚了病,她还一点也不知道。我姑姑问我说:“她找你去做什么?”我说:“她得大肚子病了!”我姑姑也很惊讶地说:“真的吗?你可真是活神仙了!”正说着话,表嫂从东屋过来了, 曲膝跪下,流着眼泪悔过,从此婆媳和好,表嫂的病也好了。
  可见悔过是好病良方、处人妙法、造命要诀、回天大路。

    ○ 给儿媳讲病
  
    王善人说道:
  
    我四十三岁那年十一月,儿媳患病很重,家里派人来找我回家,张五先生的官司一完,就往回赶,一路上百多里路,只是一心格悟儿媳患病的原因,竟忘了骑驴了,终于找到了儿媳的病根。到家后,儿子过来,在地下来回地走着,只是说:“这病除非死,没个好啦!”第二天,我过去问儿媳妇:“你怎么的啦?”她说:“浑身都疼啊!”我说:“你自己知道怎么得的病吧?”儿媳说:“不知道。”我说:就从你国珍大哥定亲上起的。(国珍孤儿寡妇,因生活困苦,善人收容同居)国珍的妈从旁说:“他二叔啊!这话只好你说呀!从我儿子定亲,我侄媳妇怎的也不乐了。”我赶忙截住她的话说:“大嫂!你别说,你小叔子什么都知道。”我拦住大嫂的话,正是怕她的话,引起儿媳心中更大的不平。我接着对儿媳说:“你大哥自幼就没有爹,我收拢过来,是为的家道好些,好为他定亲。现在我多给你嫂子彩礼,你不满意。你知道我的用意么?我那正是安我大嫂的心呢!我对我大嫂子这样当小叔子,你对你嫂子那样当小婶(弟妇),难道我还不如你吗?”说到这里,儿媳的病立刻就好了。
  所以我常说:“话是开心钥匙”。人的心病,必引起身病。说开了,心病一了,身病也就好了。 
    
    ○给赵品三讲病
  
    赵万金字品三,是朝阳县北四家子村人,害了瘫病,不能转动,一病七年,医药无效。一九零九年二月,王善人宣讲善书,走到北四家子,听说王善人讲病如神,求人请善人到他家中讲病。赵品三时年三十五岁。
  王善人说:我到赵品三的家中一看,真是一贫如洗。我对赵品三说:晚上,灯下不观色,看不清你是什么性。不过,既是遇合到一起了,我就给你说说吧!你这个人若犯了过,不过十二三天准受到惩罚。他不很信这话,他问我病怎能好呢?我说,古人讲“明心见性”,怎算明心呢?是你心里把每个人的道都明白了,才算明心。怎算是见性呢?得知道自己的禀性是什么色、什么味?发动的时候,有多么长的劲?才算见性。能“明心见性”病就好啦!
  第二天,我领些人到他家去讲病。我问他说:“你找着你的性了吗?他说:没有。我说:你是水土水性,发动的时候,准是黑色、咸味。”他说:“这可对、太对啦!”他似乎深有所得。我问他家里有几口人?都是些什么人?他说:“只有兄嫂。”又问他:“你嫂子待你有什么好处?”他说:“别提了,她可把我给气死啦!一点好处也没有。”我说:“你愿意好病吗?”他说:“我愿意。”我又问:“你信我吗?”他说:“我信才请你来讲病。”我说:“你要真信,马上就能好病。”他说:“不容易呀!我瘫了七年,吃药把家业都吃光了,还没好。”我说:“你这话,不是还不信吗?我说能好,你还说不能好,这怎中呢!”他眼向上翻,想了想说:“我信、我真信。”我说:“你要真信,得听话。你若能找着你嫂嫂的好处,病就能好。”他想了半天说:“我找不着她的好处,若叫我说她的不好,可有得是。”我问他:“你天天吃饭,是谁做的?”他说:“是我嫂子。”我说:“这不是好处吗?”他不言语。又问他:“你穿的衣服是谁做的?”他答说:“是我嫂子。”我又问:“你病了这些年,若没有你嫂嫂,你能活到今天吗?”他说:“那样,我早死了。”我说:“这算不算是你嫂嫂的好处呢?”他想了很久才说:“哎呀!不是我嫂子不好,是我没良心呀!我嫂子象我妈似的,不分昼夜,给我拿屎送尿,我还嫌她无用,心里烦她、怨她、气她!哎呀!老天爷呀!我太没良心啦!我真对不起我嫂子。”吃饭时,他嫂子把筷子往桌上一扔,都掉在炕上了。赵品三心里不愿意,禀性就发动了!他只觉得禀性象一股黑气似的,从下边往上升,升到和眼睛一般齐(高)了,他惊异地说:“啊!好个小鬼,正是你呀!你又来了!”他这么一说,只觉得黑气刷的一声落下去了。他就大笑起来!我也笑。旁人都发楞了,问他:“你怎么了?”他说:“叫我把小鬼,扯着腿摔死了!”说着就拍巴掌(拍手)跳下地给大家磕头说:“大喜呀!大喜!天开洪恩啦!”他乐着乐着又大哭起来!他乐的是,仰卧床上,欲动不能、欲死不得的七年瘫痪,竟而一下子就好了;他哭的是病中的痛苦、家中的困窘、环境的刺激。我说:你别往那边想!往这边想。他寻思到好病的这一边,又哈哈大笑起来,走到院子里,拉架子、踢腿,唱起“马武救主”的戏。赵品三事后说,当他又哭又笑的时候,他觉得后腰眼往外冒着黑气,冒着、冒着,他觉得噗地一声,一下子,没有声、没有色、没有动作了。七年的瘫痪,从此就好了。
  赵品三病愈后,即追随王善人讲病、劝善、兴学。一九四四年逝世于辽宁省昌图县亮中桥道德新村,享年七十岁。

    ○给王恕忱讲病
  
    清宣统三年正月初七日,王善人在海城县腾鳌堡宣讲堂,宣讲完善书说:“外国医生,用爱克斯光,能照出病的所在。我不用爱克斯光,也不用把脉,只看气色就能知道病源。西医会割病,我会讲病。不论什么样的重病,都不用吃药,我一讲,就能叫病自消自灭。”听众中有位张雅轩(名鉴容)听了甚感奇异,又不太相信,碰巧他同村好友王恕忱(名忠义),患转食重病,已经八年之久,医药无效,第二天,他请善人到周正堡,给王恕忱讲病,也是想考验考验善人是不是说大话。善人见病人躺在火炕上,肚子胀得高高的。先问病人家中几口人?都是什么人?然后拿出一本《妇女家训》念道:“‘三皇治世立人间’”,张雅轩接口说:“‘五帝为君紧相连’,你真欺负我们海城县没人!这种书,连放猪的小孩也会说,还用你念!我是请你来讲病,不是请你来讲书的。”善人说:“讲书就能好病。”他说:“我看你是不会讲病,是来骗饭吃的!”说完转身就走了。善人继续对病人说:“三皇是天皇、地皇和人皇。人说是上古的三位皇帝,我说天皇是玉皇爷,管人的性,人要是动性耍脾气,天就降灾;地皇是阎王爷,管人是命,人要是坏了良心,违背伦常道,地府就降病;人皇是皇王爷,管人的身,人要是犯罪,国法就处罚。三皇管人的性心身三界,是为了叫人学好。人要是不亏天理,玉皇爷管不着;不坏良心,阎王爷管不着;不犯国法,皇王爷管不着。你的病是由气上得的,因为你的性情太耿直,宁折不屈、不服人、好抗上,和你爹不合性,每逢你们爷俩说话,不出三句,你准生气。你若想好病容易,若肯自己悔过,就能把病吐出来。你若是不信,可不能得救!”王恕忱听善人把他的性情说的分毫不错,很是信服。善人连着给他讲了三天伦常道。他说,在听讲时,肚里的病在动。善人说:“既是这样,我告诉你一个方法,晚饭后,你把你全家的人,集到一个屋里,专讲你以前不尽孝道,所犯的过错,怎样生气?怎样触犯老人?对哪些事不愿意,对哪些事不称心?说得越详细越好,翻出良心来,就能把病吐出来。”吃过晚饭,王恕忱叫人把他扶到祖先堂,聚集全家人,请他父亲坐在祖先龛旁,王恕忱跪下,说他以往和他父亲发生口角的错处,说了半点多钟。他父亲说:“你还算有良心,知道认错。你想不起来,我替你说,你听着!”便说起他以往的种种不对,他一一磕头认罪,天良发现,痛哭流涕,开始呕吐,最初吐出来的似痰沫,接着象稠粥,还有硬块,最后是绿水,吐了近两面盆,把多年的淤积吐出,大肚子立刻消了,除有些气力弱,病完全好了。张雅轩见王恕忱的病好了,暗中问王恕忱,善人向他吹气、念咒没有?用药没有?王恕忱将经过的情形,据实以告。张雅轩说:“这种治病的方法,我非学不可!”他才诚心诚意地向王善人请问讲病的方法。

    ○讲病方法
  
    我听王善人这样说过:
  
    我给王恕忱讲好病后,常到他家去讲道,有一次从王恕忱家出来,路上碰到张雅轩(雅轩故意在途中相候),问我说:“王恕忱的病,医生都治不好,怎么经您一讲就好了呢?您究竟有什么方法呢?”我说:“我会看人的性,并没有什么玄妙。人做什么事,就变成什么性;做好事就变成善性,做坏事就变成恶性。现今的人,都被物欲迷住了本性,一味的争贪搅扰,稍不如意,就生气上火,哪能不病呢?因为人一有贪心,便生烦恼,这是病根。我讲病是用三种方法,就是收心法、顺心法和养心法。人在病重时,心神无主,所以心慌意乱、精神恍惚,要先用‘收心法’,唤起病人的信心。说你要真信,我有法救你,你要不信,另请高明。病人求生心切,盼望病好,就能生出信心,然后再用‘顺心法’,对病人说:‘你心里有难过的事和过不去的事,向我说说吧!’引诱他说出内心的真话,他越说,心里越痛快,精神就振作起来了。最后用‘养心法’,问他信什么教?他说信哪一教,就说那教的教祖真灵,劝他向教主悔过。如无宗教信仰,就劝他向祖先或父母悔过,坚定他的信心,除去他的疑惑。过悔真了,翻出良心来,病就好了。最要紧的是要按照伦理讲,因为本分是人的命,什么本分,不会当什么人,就是不要命了!并不是天不叫人活着。例如,当儿子的,你叫他说老人的好处,他要是说不出来,就知道他亏孝道,是丢命的人。不信你叫他说老人的短处,他准说得出来。这种人,心里怨恨老人,生气上火,才生病的。真能悔过,立志尽孝,找回本分,就得回命来了,病也就能好。可惜一般人都不知道,天理管人的性,道理管人的命,不信你看着吧!越是不尽伦常道的人,如父母不慈,子女不孝,兄姐不友,弟妹不恭,朋友不信,将来越吃苦受罪,没有福享,准是苦恼无边呀!不过给人讲病的人,必须立住志,发大慈大悲救人的心,心越真越灵。千万不可贪人财物,一起贪心,就不灵了。”
  
    ○给刘自阳讲病
  
    刘自阳(名玉清)海城县宝石山人,性情固执高傲,我行我素,连亲手足都处不好,各自为政,是苦恼的家庭。他腹内长了一块病,他的内兄陈兴亚曾留学日本,相信西医,给他请大夫治了多年,不但没效,反而日见沉重,终于不进饮食,每天仅能喝几匙人奶。
  宣统三年(1911年,时36岁)他请善人去讲病,善人对他说:“你的性子是木克土,天天看别人不对,又不肯说,暗气暗憋,日久成病。你要想好病,必需变化气质。要不化性,恐怕性命难保!你要练习见人先笑后说话,找人的好处,心里才能痛快,病才能好。”刘自阳自己承认平素因不满意现实,专找人的毛病。善人给他讲了三天伦常道,对他说:“你这病不是一天得的,是慢性病,不会一下子就好,我五天后再来,不必去接我。”到时又去给他讲伦常道,助他能认不是、找好处。临走说:“你好好往回归(反省),我七天后再来。”
  第三次去,刘自阳的病就完全好了,能随善人游行各地听道。本分是人的命,善人给他讲伦常道,教他认清自己的本分,知道自己的不是(错误),把不是认真了,找回本分,就是得回命来,病也就好了。
 
    ○给刘玉成讲病
  
    王善人五十八岁那年(1921年)秋天,在吉林省德惠县青山口村,给刘玉成讲好过病。刘玉成火气太盛,能言善辩,是火克金性。人过六十岁走水运,水又克火所以患了瘫痪病,医治无效。善人说:
  我给他讲病,一见面他自己就说了一天话,句句争理,我一旁静听,一声也不响。第二天,我问他:“你昨天说的是理呢还是道呢?”他说:“我说的是理,没理那能随便瞎说呢?”我说:“理有四种——有天理、道理、义理和情理,你只是一味地争理,哪能不病呢?你若想好病,非认不是不可。要能把争理的心,改为争不是,你的病就好啦!”他为了好病,愿意听从。
  我说:“等一会儿,我们宣讲善书,你家有一百来口人,一定有很多人进来听讲,你伏在炕上等着,进来一个人,你就磕头认不是说:‘我有罪啦!’譬如你妈进来,你就说:‘妈!我不会当儿子啦!’你哥哥进来,你就说不会当弟弟啦!就是请雇的人进来,你也要磕头说:‘我不会当东家啦!’你肯这样做吗?”刘玉成满口应允。饭后,我们宣讲善书,一面讲一面唱。他家的人,果然陆续进来。他就伏在炕边,磕头认罪,一边磕头一边笑,引逗得众人也跟着笑。笑能聚神,神足气壮。他这么一活动,浑身流汗,休息一会儿,等听完善书,人们出去时,他又磕头相送。白天人扶下地,在屋内练习走路。第三天,就能送客人到大门口。第四天,已经能自己走几里路。
  他前村有位老太太,也患瘫痪病。听说刘玉成的病好了,便叫她四个儿子,用筐把她抬来。她说她会念《伏魔宝卷》,我就给她讲《伏魔宝卷》。讲了不到两页,她就大声说:“我的病好了!”傍晚,她自己走回家去。
  他们二人的病,都是由气火上得的,肯认不是,气火一消,自然就好了。

    ○为人求子
  
    我听王善人这样说过:
  
    我讲善书时,有些抽大烟、扎吗啡的,找我给他们戒嗜好。我说:“你们也跟我走不动,等我给你们想个法子吧。”
  有一个财主家,快四十岁了,还没有儿子。听我讲善书,向我求子。我对他说:“水清了连鱼都不生,你们夫妇俩太爱干净了,所以小孩子都不敢来。你若想得儿子很容易,若能练得不怕脏,准生儿子。”
  他和他女人都说,只要能生儿子,怎的都行。我说:“中!等我给你们请神仙去。可是神仙可肮脏,你们受得了么?”他们说:“你老放心,决不能错待了。”我把要戒嗜好的人,都找了来,住在他们家。他们夫妇拿出干净被褥,做好菜好饭款待,我宣讲善书给他们听。第二天晚上,有个扎吗啡的犯病受不了,把被子偷跑了。又有个戒烟的,闹肚子,晚间来不及跑到外边,把稀屎拉了一锅台,还喷了一锅盖。早晨大师傅(厨师)来做饭,摸了一手屎,便吵嚷起来。我说:“吵什么?刷干净做饭吧!拉屎的是位神仙,不信你还甩不那样匀呢。”东家奶奶一听也笑了,她说:“大师傅,不用说了,等我给你刷刷吧。”
  我天天给他们讲善书,住了两个多月,都把嗜好忌掉了。善东和他们也都把当人的道听明白了,东家奶奶也始终没嫌脏。第二年果然生了个又白又胖的大小子。

    ○给马督办母亲讲病
  
    东三省荒务局马督办,住哈尔滨市。他母亲害病,中外名医都治不好,经人介绍,请善人去讲病,给马老太太讲好病,便常到马公馆去讲道。后来马督办听说,义务学的女老师,都有实行,明白妇德女道。便拜托张雅轩,介绍一位女老师给他当儿媳妇,张雅轩介绍胡惠云和马公子结婚,婚后很有实行,全家称赞。有一次,善人路过哈尔滨,到马公馆。马督办用茶盘托着黄金和十方良田的地照(所有权状,四百五十亩为一方。)跪着献给善人。善人说我只会讲道,不会化钱,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。事后张雅轩问,母校的校债正愁没有着落,为什么不要呢?善人说:“你不知因果。他的黄金、良田都是民脂民膏,你看是钱,我看是孽。他的财产,比舍出想做善的,多千百倍。将来遇着意外时,必说是做善做坏的,反而不信天理啦!”张雅轩一听说:“糟啦!我介绍胡惠云给他当儿媳,还想化他全家呢!”善人说:“你再去看看吧,恐怕胡惠云早被人家给化啦!”张雅轩有一次路过哈尔滨,到马公馆去看胡惠云,一见面,她就说:“您怎么不坐汽车来呢?叫人家瞧不起我,太给我丢脸啦!”张雅轩听她说话忘了本分,大失所望,叹口气说:“我原想叫你来化马家,没想到你反而被人家给化了。是我把你害了!真对不起你。”她说:“为什么说得这么利害呢?”张雅轩见她习气已深,不知醒悟,便说:“我还忙,我走了。”她留吃饭,又派汽车送,张雅轩都辞谢了。十几年后,马督办去世,马少爷身染重病,成为白眼瞎,家业败落不堪。

    ○张振之为子问病
  
    我听王善人这样说过:
  
    张振之学董,因为他儿子维垣的病,虽经赵品三讲过,可是好得很慢,安达大会上,见着我,问怎样能好得快?我说:“你是要儿子呢,还是要媳妇?”他很吃惊。我说:“你的儿媳妇,是不是对你儿子太好啦?”他说:“是呀,她常从娘家炖小鸡来给维垣补养。”我说:“是呀!你要想要儿子,就叫他跟我走一年再看。”后来张维垣随我在长春开大会时,他家里来信叫他回去,我不准。二十天后又来电报,叫他速归,我又不准。过了十天,我对他说:“你回去看看吧!不论家里出了什么事,你只要不动心就中啦。在家住两天,赶快回来见我。”张维垣回到家,他媳妇已死,才埋葬了三天。(因此这众人才信服王善人先知。)
 
    ○给江希张讲病
  
    我听王善人这样说过:
  
    建议人江希张自西欧返国,因病住北平协和医院疗养。代表大会开幕典礼时,特来参加,初次和我见面。我对他说:“你不是我国的神童么?怎么住外国医院?这不是神不如人了吗?”接着给他讲病说:“人的心脏属火,肺脏属金,你是操劳过度,心火上升,火去克金,所以肺部受伤。若遇逆心事,能信因果,不怨人,火去生土,贪生忘克,就没有病了。”他领悟说:“谢谢老先生,我当心就是。”他问我:“老先生认为,注《金刚经》的能成佛呢?还是讲《金刚经》的能成佛呢?”我说:“注的、讲的都未必成佛,行《金刚经》的才能成佛。”神童惊异赞叹说:“我游历西欧各国,所遇的名人博学之士很多,没有象老先生讲得一针见血的,真有圣贤资格。”他又说:“先母早年逝世,为报母恩,我想兴办女学,还没能做到,老先生是办女学的专家,我给您行三鞠躬礼,请您替我兴办吧!”神童赞成我、还给我行礼,是叫我把全国的会,兜过来啦!
 
    ○给翟省长讲病
  
    王善人68岁那年(1931年)正月至公主岭开讲演大会十天。三月十二日在沈阳青年会礼堂,开讲演大会十天。辽宁省省长翟文选(字熙人)患胃病,经同义里讲演社讲员朱广生(1931年28岁)给讲好,翟省长设宴请善人,善人说:“省长请客,多去几个人吧!”便领赵品三、高心一、齐子山等十余人前往赴宴。齐子山(名海龄,伊通县人,1931年49岁)于1919年弃商立学,后随善人出外学道。照善人所说“学道要先学低”的话实行,在义务学,尽义务,专做下层工作。饭后,翟省长陪大家谈话,问齐子山做什么工作?他说:“我是所长。”省长说:“全省的所长(今局长)我全认识,你是哪一所的所长呢?”他说:“我是讲演社打扫厕所的所长。”省长听了有不悦之色,经王善人解释后,反而赞佩。善人指赵品三说:“此人从前,又穷又病,现在当讲演主任,替省长教化百姓,长了天命,省长才请他们,这是贱人做了贵事。可惜现今富贵的人,不顾天命,任意行事,对百姓禁烟禁赌,自己却抽大烟,耍大钱,本是贵人,反而作了贱事。”省长沉思良久,才说:“我造了孽了,我的亲友们都被我领的,抽大烟、娶姨太太,这全是我的罪过呀!请问善人应该怎办呢?”善人说:“以德教民,化俗成美,是长天命;以身作则,教民守法是宿命;不教不治,用权辖民是造阴命。你自己想想怎样当一个了阴命、长天命的省长呢?”翟省长说:“可惜我和善人见面太晚,所以多造阴命,少长天命,上对不起国家,下对不起百姓。目前人心日下,时局不稳,我想急流勇退,善人看好不好?”善人说:“好啊!天时世运,眼前就有一场变乱,不只一国有刀兵劫,还要影响整个世界,你赶快让贤还来得及。”于是翟文选便辞去省长职务。
  【注】 翟省长因信仰善人,从而避免了他个人在“九一八”事变的一场劫难。
 
    ○给刘王敬一讲病
  
     1934年八月十日,开原刘王敬一患大肚子病,请善人给她讲病。王善人察看她的形色后,一言不发,过了一小时,假装伏桌睡着,又过半小时,敬一恭立未走,善人未发一言竟去课堂。敬一回家因善人未理她,心中苦闷,痛哭一夜,誓不再去听讲了。经人劝说,次日她才又去,在院中遇着王善人,向王善人行礼。善人说:“你不哭啦?”进屋后又请善人给她讲病,善人说:“你摸摸肚子还是那么大吗?”她自己一摸,果然消了。众人都说,王善人不言语才是真妙!
 
    ○善人伦理疗病是怎样一回事呢?
    
    善人对世间的事认识得很清楚,就比别人想得多。“因为愤世嫉俗,所以一面做活一面生气。常生气,二十四岁起,肚皮上长了疮,二十九时病已很重,后经医治,却留下了病根。”善人三十五时,去听讲善书“双受诰封”(三娘教子),知道了三娘与小东人不和而吵嘴,又各自认错、言归于好的善事。善人奇怪,“他们娘俩不是在吵嘴吗?怎么又都各认‘不是’呢?”想来想去,明白了:怪不得人家是贤人,贤人争“不是”,愚人才争“理”呢!(贤人争罪,愚人争理)怪不得自己是愚人。大声斥责自己,又痛哭悔过。第二天,善人肚皮痒,发现十二年的疮痨,一夜竟痊愈。于是善人悟出,人若把过悔真了,就会好病。以后,善人给人讲病,讲论理,讲孝悌,讲做善事,活人无数。
    这伦理疗病启发我们中医讲七情致病是有道理的,甚至七情的力量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得多。还有些疾病,是要靠病人行为的改善,才可能好转的。后善人创办女义学。善人说:“现在最好是办女义学。因为妇德女道,早已失传。一般的风俗大都是重男轻女。周有三母才生出圣帝名王。女子不读书,怎能明理?不明理,怎生孝子贤孙?将来,女子也能做官治国。”后来,男女义学大兴,善人对女子的预言今已应验。看来在近代,中国文化本身就有广兴教育的因素,中国自己就有善人这样高瞻远瞩的伟人,从前我竟以为中国近代的文明全都是舶来的。办义学,其实也是善人为百姓治病之一法,欲治其身,先治其心。道德沦丧的今天,舍弘道而利生,难。治疗我们自己身心的疾患,舍孔子、善人诸圣贤所开良方不服,难。



上一篇:得道

下一篇:能量的秘密:和谁在一起,真的很重要!

推荐阅读
免责声明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751120472  |  地址:上海市松江区  |  电话:18858696081  |  
Copyright © 2022 天人系列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,授权www.3DNLS.com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.COM